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右眼275】

一笑堂 · 诚如战 · 诗画人生

 
 
 

日志

 
 

【紫蕨红粳午爨香】  

2016-02-05 13:18:40|  分类: 随心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蕨红粳午爨香】 - 诚如战 - 【右眼275】

唐·齐己《寄山中叟》诗云——
        青泉碧树夏风凉,紫蕨红粳午爨香。
        应笑晨持一盂苦,腥膻市里叫家常。
这里有个字,90、00后们应该很少能读——“爨”(cuan),锅灶,代指做饭。北京西郊门头沟有个村落,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叫“爨底下”,后为便于书写,改成“川底下”,与原意却大相径庭了。

回到1000多年前,湖南有一名僧,俗姓胡,法号齐己,善诗。他有一首《寄山中叟》,就是文章开头这首,风格清俊、僻远冷峭,特别是其中“紫蕨红粳午爨香”、“腥膻市里叫家常”,传为佳句。

“认真”的和尚是吃斋的(请允许我用“认真”二字),概因六道轮回,持不杀之戒。但在修道圆满之前,这个肉身还是要供养的,因此,当“紫蕨、红粳”吃完了,就必须捧个钵盂入市化缘。俗世中人不持戒,往往把荤腥递过来,以之为“家常”,于是有了“应笑晨持一盂苦”……出世与入世、持戒与破戒,形成一组矛盾,怎么个解法?

齐己的诗,写到这里,却胡卢一下就结束了,似乎跟他的俗姓“胡”有关。这不禁让我想起另一位人物,他也姓胡,名叫“胡八一”。

天下霸唱的畅销小说《鬼吹灯》,三大“摸金校尉”:起首一位胡八一,铁杆哥们王凯旋,还有一位Shirley杨。昨天连夜看了乌尔善版本的《寻龙诀》,以一簇“彼岸花”为线,穿起远古和现代、初恋与新欢、回忆跟现实的种种爱恨情仇。电影公映后,虽然褒贬不一,但起码,《寻龙诀》所表达的“信仰批判”元素,更接近于原著。

【紫蕨红粳午爨香】 - 诚如战 - 【右眼275】

彼岸花,也叫曼珠沙华、鬼灯花。20多年前,我在林屋洞驾浮阁上扫水时,曾见过这种花,并写了一篇小文章,大意是先惊艳、后沉思、再可怜,最后连思想都没有了……《寻龙诀》中胡八一对丁思甜的爱与悔,以及经历磨难后的“顿悟”——彼岸花并不能起死复生,只是让人产生幻觉,仿佛也是这个套路。

《金刚经》核心“四句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抱守过去、沉迷幻想,只会叠加苦痛。正所谓:如果放不下,不如拿着吧;如果忘不掉,不如记住吧;如果管不了,不如随他去。也许,唐代诗僧齐己晨持一盂的时候,也是这么一笑而过、一笑了之的。

搞不明白的事,就别去想了,先把饭吃饱。陈丹青先生微醺着脸,剔着牙花子,对着呆萌的记者聊着话。无论在哪里,首当其冲得有口饭吃。伟大的人民音乐家冼星海先生1930年代留法时,曾饿着肚皮在阁楼拉着小提琴,后被巴黎音乐院保罗·杜卡教授发现并推荐入学。待到问他需要学院给予什么帮助时,先生只答了两个字:“饭票”。

猴年就快到了,又是一轮吃吃喝喝的时间……写到这里,我也只想讲两个字:“不赘”。

(诚如战    猴年大吉)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