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右眼275】

一笑堂 · 诚如战 · 诗画人生

 
 
 

日志

 
 

【我抑郁了我怕谁】  

2009-05-26 12:09:23|  分类: 如是我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抑郁了我怕谁】 - 诚如战 - 【右眼近視  贰柒伍】

(本篇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都说我抑郁,整夜里半梦半醒,刚从这个瑰丽的梦境里摆脱,却又沉入另一个潭底。呼吸,因为无边的梦,显得那么珍贵,如同一头蓝鲸驱动着庞大而退化千年的身躯,在灰黑色的海洋里巡游、辗转、沉浮,终于守到一丝黎明的风,奋然冲破大理石一般厚重的水面,喷涌出积蓄已久的气柱,带着炫目的光亮,直上九万里。

上帝因此而惊醒。他张开沉睡万年的眼眸,指着这条直通天国的光柱,问身边的天使:“那是什么?”天使无言,扇了扇金色的翅膀。肃立一旁的摩西下意识地攥紧手杖,一阵涛声拍岸,这让他想起了红海,以及那些葬身鱼腹的埃及人……

“那是什么!”上帝被周围的寂静催促着锁起眉,虽然他现在很想去洗把脸,但这团亮蓝的光柱活跃得让人难受。天使们面面相觑,议论纷纷,肥胖得略显臃肿的脸上除了彷徨,还是彷徨。五彩的祥云不自觉地聚拢过来,遮住了天国的门。

银白的夜,穿过黑铁勾勒成的窗格,投在灰色的房间里,映出手中的一把断剑。一阵风来,窗格的影子如蔓草一般生出新的枝条,在墙壁上匍匐、爬行,耳朵里充斥着刀剑的铿锵、火光的呼啸、战马的嘶鸣——破损的城关上腾起滚滚黑烟,伤痕累累的盔甲裹住一具具风化干硬的尸体,间或有两三只枯瘦的蜥蜴蹒跚而过,留下几道沙的影子。“阳关大捷……”将军独立城头,用干涩而嘶哑的喉咙,咽一口满是黄沙的冷风,左臂的箭伤仍在隐隐作痛。他支撑着麻木的双腿,手握断剑,仰望苍穹——一轮白日,一只苍鹰……透过鹰的眼睛,看到千里之外,桃红的轻纱朦胧着一脉泛着涟漪的秋水,黑亮如漆的青丝,温润如玉的凝脂,氤氲般弥漫着茉莉的清香。将军的妻子从池中缓缓起身,晶莹的水滴从芙蓉花瓣上纷纷滑落,打在檀香榻上,碎作一颗颗珍珠。侍女们低着头缓步上前,轻柔地为她梳妆,慵抿云鬓,双颊上一抹晕红。窗前,知春的燕子躲在海棠丛中窃窃私语,金丝般的柳条报出粒粒新芽,透出生的气息……是回家的时候了。

撒旦不知什么时候走到面前,他闪着一双血亮的眼睛,持着一把雪亮的钢叉。镜子里的人对我说:“可~以~睡~觉~了~”埋在阴影中的牙齿白得有些发青,又夹杂着一丝丝血腥的红,正如一群逐食的野狗。他那琢磨不透、飘忽不定的笑容使我害怕。

“我何尝不想睡觉!”我放下手中的断剑,忽闪着一夜未眠的昏黄对他说,“就怕一旦睡着,就是长眠。”发现对方有些惊讶,我不紧不慢地燃起一支烟,忽然笑着说,“睡眠的人不知道别人醒着,所以他们可以继续香甜地睡眠,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如果大家都睡着了,即便灾难来临,也浑然无觉。因此,总要有个醒着的人,作为看护,或者守卫。所以,对于世人,上帝就是这样一个守护者,他把我们送入人间,静静地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静静着守候着我们的睡眠、苏醒、生长、快乐,然后,在天国等着我们回家。”停了一下,我吐了一口青烟,继续说,“但是,听说上帝睡着了。世界失去了原有的秩序和平衡,征战、阴谋、失信、欺骗,统统压制过来——这很让人痛苦……虽然这一切不是上帝的错,是人的错,但是,这一切仿佛都是上帝睡着之后发生的,或者说世上的人一下子都被你这个魔鬼蛊惑了!”撒旦噤了声,因为他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瞪着眼睛听我继续说下去,“这柄断剑,曾是一位古代将军的佩剑,屡历沙场,饮血无数,而今,却已拦腰而折,锈迹斑斑,落满灰尘。他的士兵,为了保卫国土而马革裹尸,他的妻儿,为了留守家园而日夜牵挂。这一切,开始在哪里,终结又在哪里?!这一万年来,上帝可曾醒过?!世人可曾醒过?!”

撒旦闻言,凑近了嘿嘿笑着说:“依你这么说,这一万年来,上帝睡着了,世人也睡着了,那你还信他们干嘛?索性也睡下得了!”但话音未落,就马上止了笑,因为他看见那柄断剑发出一道亮蓝的光——“我要醒着,原谅他们,等他们的醒来!”

九万里之上,摩西干咳一声,凑身上前,套着上帝的耳朵低语。“哦,原来如此。”上帝闻言,长舒一口气,挥手拂去了天门前的彩云,并以温和的目光俯瞰人间。回头望,那道亮蓝色的光柱依然直冲云霄,只是已不那么刺眼。

“讽刺!”撒旦讨了个没趣,耷拉着犄角拖着尾巴消失在我吃吃的笑声中。镜子里的人同样笑着,不过鼻子有点痒,所以他哼了一哼,哼完了突然冒出一句让我心悸不已的话——“我抑郁了我怕谁!”呵呵呵……

 诚如战杜撰于一笑堂  二○○九年五月二十六日 

 【后记】

写这篇小小说《我抑郁了我怕谁》,通篇几乎虚构,但有一点很让自己担心,就是开头的那句——“都说我抑郁”,整日里没完没了上紧发条地忙碌,为着爱我的和我爱的人,每到夜深人静发条松弛的时候,脑袋里就充满了冥想。比如莫名其妙地思考宇宙的起源到底是一次大爆炸造成的还是什么什么的如果是大爆炸那么这次大爆炸之前又是什么等等奇形怪状看似与日常吃喝拉撒粘不着边靠不上谱的东西,虽然另一个我命令自己不要再想赶快睡觉,但这边一个自己死活停不下一副乐此不疲穷问究竟的腔调真地很让人费解和困惑。所以,有人说我抑郁了。其实我很好,体力充沛精神充足绝没有半点萎靡不振或者歇斯底里。

希腊太阳神庙的门楣上刻着一句让后人津津乐道的话:Gnosei Seauton,意大利语译为Conosci Te Stesso,意思是“认识自己”。中国的《道德经》里也有类似“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的箴言。之所谓“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芸芸众生也好,英雄豪杰也好,一介草民也好,达官贵人也好,追逐一生,拼搏一生,最后追到了什么,又搏到了什么?记得上次去古刹拜见大德,席间一语开示点破迷津,万丈高楼,即便钢筋水泥稳固不倒,但100年后、500年后,你再看它是否还在世间?再比如世间硬度最高的物质钻石,只要温度足够高,一样可以化作青烟。世间有什么东西是永恒不灭的?小诚以为,还是心性,或称自知之明。肉体虽灭,自知之性能够让你珍惜每一次“有”,即便上一次的“有”幻灭成了“无”,你还可以延续到下一个新的“有”,因此说,无限的“有”是由无数个有限的“无”组成,也可以进一步说,我们所要追求的永恒,实际上正贯穿在无数个幻灭更替的单元之中。只有“不失其所”,才能“死而不亡”。此为后记。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