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右眼275】

一笑堂 · 诚如战 · 诗画人生

 
 
 

日志

 
 

【造化弄人无定居】  

2008-04-14 18:32:19|  分类: 如是我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3日,农历三月初八,离上次搬家不到4个月,又一次搬家,从城南向北位移了大概3公里。

       扳着指头算了算,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的第5次搬家。小时候住的是城厢私房,十分地逍遥自在(难不成是美猴王?)。记得屋前有不少树木(果树?应该还有一道水帘飞瀑,呵……呵……),每到仲夏夜,举家坐在荫凉的院子里,端一碗凉粥,敲一只咸鸭蛋,聊一晚的黑白电视(是挺像花果山滴~~再呵呵)。直到上大学的第二年,城市扩张的洪潮很简单地卷走了我们家的分厘宅地,咱也“幸福”地被动迁了一把,迁入窄小的过渡棚户屋,熬了一年多,终于挤进了动迁安置房,无物业、少阳光、多蚊蝇……那一年,是1995年,也是平生首次迁徙。

       大学毕业,在一座孤岛的单位宿舍里群居了两年(感觉像茹毛饮血的山顶洞人),严格讲没有自己的产权住宅,但“家”算搬了一次。因为远离城市,那里除了透明的空气还是透明的空气(当然也有浓郁的经消化系统加工制作后排出的富含二氧化碳及甲烷等化学物质的无色透明大多会发出巨响的类似气体),所以生活也透明得近乎无聊。两年后,2001年在市区买了套小户型,虽然地方不大、房间不多、楼层不高、装修不够奢华,但终于有了专属的一片小天地,倒也乐忽了好几年。这一次,算第三次搬家。

       再之后,结婚生子,小家庭其乐融融。正在乐陶陶不知岁月流转之际,忽闻房价大涨,山崩海啸一般,让人不免胆战心惊。于每个寂静的夜晚,顾自低吼着《雾里看花》偷偷摸摸地揣测着如何赶在货币贬值与楼盘涨价之前抓紧投注赌一套大户型。这种恐慌大约维持了一年半,咱也莫名其妙地忙乎了起来——因为搬了第四次家,就是今年元旦。

       现在呢?又搬一次,第五次……

       儿子尚小,不明事理,昨忽问我:“爸爸,我们为什么老是搬家啊?”

       愣了半天,印象中好像孟母(孟轲之母)也只有“三迁”(当然古文里的“三”是个虚指),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小子!

       10年前看杂志,说美国人平均一生要搬6次家,当时并未在意,只将其作为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差异的一宗案例。不知不觉10年过去,谁料到自己在搬家方面居然已与西方接轨。暗笑之余,环顾周围,同事朋友大多也有相似经历。不禁唏嘘于中国发展之迅猛、城市扩张之迅速、思想转变之迅即。

       传统思想里总是说“安土重迁”,没办法了才哭着鼻子说自己“背井离乡、颠沛流离、天涯比邻”,etc。还有《易经》里的一道《井》卦,大概也是指“人迁井留、不变应万变”的意思。说实话,在我们这70一代人的思想根底,还多少留一些传统残余,怀旧多、贪稳多、赋闲多。也许,到儿子成人时,一辈子搬个十来次家也属正常。

       时代境遇有所不同,办法应对自然不同,至理也。

————————

      附:2008年1月2日旧作《搬家》

元旦三天,别人忙着度假,我却忙着搬家。

因为新居和旧宅仅隔一公里左右路程,所以没有请搬家公司。一家人全民总动员,扛的扛,抬的抬,搬的搬,拖的拖,就像掏螃蟹肉,把那些大包小包、大柜小柜、大盆小盆从此楼“掏”到彼楼。虽然北风凛冽,但每个人都阳光灿烂,着实忙了个大呼小叫、大汗淋漓。

美味的晚餐过后,一家人围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聊着种种趣事。空调的温度提得挺高,所以嘴唇有些干。拿起茶几上一只油红锃亮的柑橘,慢慢地剥开。

橘皮很香,橘肉很饱满,水分也很充足……吃着这瓣柑橘,我忽然想起,在某个星期天,因为忙着加班,急匆匆套了衣服就想往外赶。儿子突然跑过来,抱住我的腿,什么话也不说,眼里却噙着泪花。我蹲下身摸摸他的小脸,说:“乖,今天爸爸要加班,待会儿回来陪你玩,好吗?”儿子使劲呡着嘴,点点头,然后放开我。谁知那天在单位一直忙到凌晨。当我疲惫不堪地披着满天的星光回到家,儿子早已睡了。

吃着那瓣柑橘,我忽然想起,在某个寒冷的夜晚,因为要应酬,杯觚交错吃走马席,白红黄啤洋,各种老酒轮番考验着伤痕累累的胃,最终以喝醉收场。曲终人散,刚刚还称兄道弟的家伙都作鸟兽散。我孤零零地折倒在豪华却冰冷的红木座椅上,渐渐地往下沉。第二天醒来才知道,是妻子带着儿子躯车赶来,把醉得像团棉花的我接回家。但她一句抱怨也没有。

吃着那瓣柑橘,我忽然想起……

柑橘很甜,而我,却觉得腮帮子一阵阵发酸,喉咙里一阵阵哽咽……在这座写满物竞天择法则的城市森林里,不少人往往为了追求成功和荣誉而不自觉地忽略了家庭,忽略了对亲人的关爱。当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得到了鲜花与掌声,得到了权力与荣耀,得到了颂扬与追捧,难道就证明我们成功了么,难道就没有失去什么么?

“爸爸!你怎么了?”儿子的喊声把我从痛苦与自责的泥沼中拉出来,妻子也转过脸来。

我动了动喉咙,却发现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

“喔~~~~~”电视里突然欢呼起来——闪耀的“2008”印入模糊的眼帘,人们欢呼着、跳跃着,庆祝着新年的来临——而我,却攥着半只柑橘,沉在无边的寒意之中,就像如我一般逐鹿的竞猎手们死死攥住了成功的这一半,却忽视了成功的另一半。

“你怎么了?”妻子满脸担心地问我。

我没有回答,只紧紧地抱着他们,在心底,用全身的力气大声喊着:感谢你们,我的亲人!在新的一年,让我们有一个新的、更漂亮的家,还有一个新的、更美丽的开始!

五彩的烟花,在辽远的夜空中绽放,绚烂缤纷。

 

诚如战,2008年4月14日记于一笑堂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